本会动态

文章详情页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>
【專訪】風暴中接棒 法政匯思新班底:最希望組織可解散
发布时间:{$itemInfo['publish_time']|date='Y-m-d H:i:s',_ _ _cc国际感受到丰富多样的1娱乐2游戏.cc国际网投全球最有信誉的体育竞技娱乐平台,多彩种,多玩法等众多优势.cc国际平台网站专业的体育投注网站为2019世界杯助力,内置了多种体育赛事直播,世界杯分析,体育投注技巧分享,参与即可有机会获得世界杯大奖!}##}来源:cc国际-cc国际网投-cc国际平台点击:10

  2015 年,「傘後組織」曾是不少傳媒、政客,日夜掛在口邊的詞彙。形形色色的專業團體、政治團體、地區組織,如雨後春筍,議政的議政,做區的做區,參選的參選。

  四年後,曾經風頭一時無兩的政團如青年新政、本土民主前線,在政權強力反撲後,逐漸淡出公眾視線。或因公民社會疲勞,或缺乏再觸發一場大型運動的天時地利人和……無可否認,「傘後組織」已被不少人遺忘。

  但有個法政匯思,近日仍頻頻開會,開記招、搞 project、出聲明;本年初舉辦的四周年晚宴,成員、友好、議員,還坐滿了宴會廳十幾圍。當晚選出的新一屆召集人,甫上任就四處奔走,出席大大小小示威、集會場合,接受傳媒訪問……在大部份傘後組織已沉寂的氛圍下,法政匯思可謂搞得有聲有色。

  記者相約三名新召集人,打算請他們一談法政匯思未來去向,豈料他們仨劈頭一句:「其實我們最大嘅希望,係個組織可以解散。」

  

  說話的是剛連任第二屆召集人,大律師吳宗鑾。整個訪問當中,他和另外兩位新任召集人,大律師李安然和美國律師 Jason Y. Ng 沒有多說剛上任的鴻圖偉略,反而開口埋口都是——法政匯思幾時可以「摺埋」?

  「根據 2012 到現在嘅趨勢來看,我們摺埋嘅機會好細囉……」潑冷水的是 Jason Ng,「你見到政府踩過來嘅速度、力度,都係不斷增加,由梁振英上任,到雨傘,到傘後,都係越來越放肆」。

  搞組織,最重要懂得發掘議題,但對法政匯思而言,似乎不用發掘,議題都自動搵上門,甚至應接不暇,「剛剛先搞《國歌法》,跟住又《逃犯條例》,隨時再嚟 23 條,一浪打過來,一浪『杰』過一浪」。

  吳宗鑾自稱「宅男」,喃喃抱怨當上法政匯思召集人的過去一年,買回來的遊戲機都無時間玩,「好慘?,最新嘅遊戲買返嚟,全部都變晒過時,不如買過時遊戲玩仲好……」

  風雨飄搖,耕耘和收穫注定不成正比,三人為何仍在此時接下火棒?

  

  「畀我唞吓得唔得啊」

  法政匯思在 2015 年 1 月成立,創會成員中最為人熟悉的,相信非任建峰莫屬。當時法政在成立宣言中明言,在這歪理當道的時代,一群律師希望利用法律專業及思維,維護香港法治、關心政制、推廣進步思維。四年過去,召集人換了三次,成立開始就一直擔任召集人的文浩正,今年終於卸任時,在 facebook 形容是「當堂甩難」。

  吳宗鑾不諱言,找到兩個肯「落叠」做新召集人的夥伴,殊不容易。不難理解,當召集人要拋頭露面,一方面是怕說錯話,惹人笑話,另一方面,當然怕被政治清算。

  「就算平時例會,影大合照,都要影兩張,一張出得街,一張唔出得街」,Jason Ng 說,部份成員在與大陸有頻繁來往的跨國企業工作,他們可以做後援,可以幫手寫文,但要露面的話,自然有所顧慮。

  李安然和吳宗鑾一樣是大律師,屬於自僱,雖然算是毋須擔心得罪老闆。但李安然 2016 年才正式執業(行內稱 Call Bar),又是三人中最年輕的一員。不時自嘲拉高了法政成員平均年齡的吳宗鑾,有時會替他擔心。

  「其實(法律界)係一個相對比較保守嘅行業,你走得咁前,尤其係 Billy(李安然),剛剛 practice,有時啲前輩見到,哇!你乜嘢新絲蘿蔔皮啊!」吳宗鑾說,「可能有 Junior 會擔心——會唔會影響到第日生意?好多考量。」

  不過李安然有不同看法,「可以好多因素:啲人覺得我唔叻,都可以唔搵我(打官司)啦,唔一定因為我有政治背景。」

  「其實有政黨背景而做法官、做資深大律師嘅,過去都出現過。我又唔係好睇到,有乜迹象要令我特別擔心。」

  2014 年後,香港反對運動遭政府大力打壓,有社運人士入獄,有政黨被取締,民主派在選舉中輸完一次又一次,人人把「無力感」掛在口邊。去年吳宗鑾和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於一講座中同場,吳宗鑾提到港府「輸打贏要」,動輒要求人大釋法,令香港法律界瀰漫負面氣氛;不過說法其後被吳靄儀反駁:她不相信甚麼無力感,這是懶惰。

  法政匯思雖不至苟延殘喘,但也不能倖免於整體公民社會的低氣壓。三人說,就算成員數目過去幾年無大流失,但逾一百個成員當中,只剩約三、四十人仍較活躍,部份成員對群組訊息「已讀不回」,慢慢變成組織中的「沉默大多數」,卻也是事實。

  法政匯思最近編寫關於香港法治的年度報告,匯輯了 2018 年牽涉法治的重大事件,以法律角度分析,提出改善建議,再繙譯成中英對照……一寫,報告沉甸甸的逾 300 頁。

  正在校對的李安然,也發現好些去年震盪社會一時的事件,如今印象竟已模糊,「成日有句說話,話香港人善忘,但其實我越擺心機落去做,就發覺根本唔係善忘……」

  「……如果架船越來越多窿,能夠補嘅,都嘗試去補過,但補極都係越來越多窿嘅時候,咁都會攰?。」

  「有時都話,你畀我唞吓得唔得啊?」吳宗鑾打趣道。

  

  「無人是一張白紙」

  法政匯思四周年晚宴後兩日,某民主黨成員在 facebook 發帖,將李安然當選新一屆召集人的消息,與一則 2009 年的《明報》報道並列。報道提及,時任城大學生會會長李安然,在一場交流活動中擁抱解放軍副政委,又盛讚解放軍如家人般親切,感激他們保衞香港。

  帖文一出,有人質疑法政匯思被滲透;又有人質疑發帖者舊事重提,居心叵測。

  李安然則記得:2009 年 6 月 六四 20 周年,他在時代廣場外絕食 64 小時,至 10 月,他隨香港政要到北京觀看國慶 60 周年閱兵。記者問:這不是太矛盾了嗎?

  「其實我當時冇一個好清晰嘅政治立場,仲係一個摸索階段。2009 年初我做好多關於民主嘅行動,其實更大嘅原因,係因為學生會會長嘅崗位」,李安然坦言,「我就諗啦,究竟自己係因為掌聲去做,定真係因為認同個價值呢?」

  李安然憶述,到其後上京和重要人物握過手,見過國慶 60 周年的盛大場面,卻令他更感親北京陣營的虛偽,「我去完北京,慢慢就開始知道,我自己接受唔到嗰套價值觀」。

  當年學界上京的只有李安然一人,他返港後出席學聯會議,很明顯成為了異類,不過他仍感激其他學聯成員在記者前維護他,說他只是誤把今日的解放軍與當年屠城的切割。至電腦科學系本科畢業後,李安然毅然修讀法律課程,過程中對法治、自由、民主等價值的追求越來越牢固。

  

  吳宗鑾和 Jason Ng 異口同聲道,法政成員早已知道李安然這一段往事,邀請他加入核心小組前也討論過:法政能否信任他?如果有人提出質疑,法政如何應對?

  成員商議後得出結論,認為如果組織因李安然讀書時做過比較具爭議性的事,就永遠將其排拒於外,這與法政匯思的理念背道而馳。

  「其實由頭到尾,我們唔想做嘅就係圍爐取暖:大家都係所謂『黃絲』,就圍內『圍威喂』。」吳宗鑾坦言,其實法政成員中,有人以前屬建制陣營,有人自認本土派,有人較保守,有人更前衞,他覺得最正常不過。如果有人提出質疑,他們會維護李安然。

  「無人背景是一張白紙,我們唔會因為大家理念唔係 100%一樣,而排斥佢。」Jason Ng 說,「如果咁做,你就真係一個 echo chamber(回音室),聽來聽去都係自己把聲」。

  吳宗鑾又笑言,律師通常都是自大狂:自我中心,堅持己見,嘴巴不饒人。一向有參與其他公民社會組織的 Jason Ng 憶述,他第一次參與法政例會,大驚:幾十個律師共聚一堂,竟無上演世界大戰,反而合作無間。「可能大家知道對方都同自己一樣,就預先收斂咗。」他笑道。

  李安然說,記得很多次在他上完庭,一打開手機,法政匯思群組中飛來百幾二百個未讀的訊息:原來政府再次對法治下戰書,成員紛紛討論如何備戰。

  「一個士兵上戰場,可以係因為國家,可以因為正義,可以因為光榮,但當佢見到戰場嘅真實情況,仲留喺度,只會係因為佢班戰友。」李安然想起這句話。

  

  「我對香港律師有信心」

  外界對法政匯思最深刻的印象,相信是在 2014 年 8 月 14 日,早於組織成立前,其班底成功對律師會前會長林新強提出不信任動議。「倒林」主要推手,其後成為法政第一屆召集人的任建峰,當時發表勝利宣言:「律師終於能為這行業感到自豪。」《蘋果日報》翌日頭條還形容這天是法律界「大奇蹟日」。

  2019 年的香港,還信有「奇蹟」嗎?

  吳宗鑾認為,「大奇蹟日」好難常常發生,但他仍有信心:不僅對法政匯思,也對法律界,對香港有信心。

  對法律界的信心並非盲信,李安然認為,歷屆的立法會法律界議席,民主派從未失守,正是一個客觀指標。

  有人說律師只顧賺錢,有人說法官判案過於保守。但吳宗鑾仍相信,接受普通法教育的律師,或多或少都認同人權、自由、民主等價值,分歧只在於如何去爭取。

  「我覺得,當一些真係大是大非嘅議題出現,我對香港律師好有信心,就好似我們香港市民一樣。」

  「就算啲人幾死心、幾沉寂,去到某一個位嘅時候呢,我覺得佢哋一定會走出來。」吳宗鑾說,「我相信有奇蹟」。

  

  ?

  撰文:梁凱澄

  攝影:黃奕聰

  原刊於蘋果日報